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秀秀的博客

平平淡淡才是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良心的拷问(六)  

2011-01-21 14:20:21|  分类: 故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两人这一觉一直睡到夜里。把他们唤醒的正是那“铃儿响叮当”的手机声。林娜恍恍惚惚地睁开眼睛,发现天色已全黑了。刘洪从对面的房间里赶过来催促道:“快看看,是谁打来的电话?”林娜看了一眼来电显示:“是他,那个男的。”“快接。说不定还有机会。”刘洪急促地说。

林娜把手机放在耳边,按下了接听键。“林娜,你们又失败了。虽然你的选择一直是正确的,但外面的反映不积极,你们还是没有脱困。你一定很失望,但我比你更失望。因为是我把你们关在这个房间的,我有责任再帮助你们一次。拆开你床上的枕头,里面有一封信,信里会告诉你怎么做。但只能你一个人看信,你看完后愿意不愿意和刘洪共享信里的内容,由你决定。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。”说完手机就没声了。

林娜犹豫地对刘洪说:“他说有一封信只能我一个人先看……”刘洪说:“听他的,我到隔壁去。”说完,他主动退出林娜的房间。

林娜拿起枕头,用力撕扯枕套,很快露出一个口子,林娜把手伸进去摸索了一会,果然找到一封叠好的信笺。林娜展开信笺,它是由上下联组成的,中间有一些点状小孔连接。信分两部分,上联写着:

你现在很渴吧?揭开你的床垫,你会发现床板间藏着一桶水。这是我给你的礼物。你会让刘洪知道这个礼物的存在吗?他会不会把这桶水再倒掉?你只要撕下这一联,就可以独享这桶水了。

下联的内容则非常简单:

在抽水马桶的水箱和墙壁的夹缝里,有一个包裹,你们的逃生希望就在那个包裹里。

林娜看完了信,首先就掀开床垫找到那桶水。她捧着水桶迫不及待地狂饮了几口,一股清凉的感觉霎时漫遍全身。这时传来刘洪的声音,“怎么?找到了吗?”

林娜一惊,手忙脚乱地把那桶水重新塞到床底下。她的脑子飞快转了起来:是对刘洪坦诚相告,还是独享这桶水?想到这里她又有点为自己的这种自私脸红。但如果刘洪再把这桶水倒掉呢,那种举动根本无效嘛。算了,先看最后的逃生方法吧,我先把这桶水藏起来。于是她就撕下上联藏在自己口袋里,打开门走出房间。

“怎么搞的,这么长时间?”刘洪有点狐疑。

林娜呐呐地说:“那个枕头很难撕开……”说着拿出那个下联,“呶,就是这张纸条。”刘洪看了信,马上走到卫生间,从夹缝里找到那个包裹——其实就是一张报纸包着一把短刀和另一封信。

刘洪抱起包裹拿到客厅,在灯光下仔细阅读那封信,只见那上面写着:

你们一定注意到那个保险箱了吧,那里面放的正是大门防盗门的钥匙。如果你们能打开保险箱,就可以顺利离开这个屋子了。保险箱的密码在林娜枕头里的信笺中。

那封信有上下两联,中间的连接点就是密码的所在。我事先把其中的一些连接点弄断,从左边数起,第一个断点就是密码的第一个数字,以后依次类推。不过,这个密码有可能已经被林娜撕坏了。如果这样你们一定很失望,而我更失望。经历了那么多磨难,你们还是不能互相关心、互相信任。那只有最后一条路可走了:拿起这把刀,看看报纸上的内容。两个只能活一个。

林娜,最后一次选择,你选对了吗?

林娜看到这封信的时候,胸口像是被铁锤狠撞了一下,沉甸甸地堵得难受。刘洪拿着那个下半联纸条,质疑地问林娜,“你怎么把它撕了?”

“我……我不知道那是密码。”林娜脑子一片空白,她从口袋里拿出那上半联纸条。刘洪劈手夺过去,看清了其中的内容。气得他大声咆哮:“你……你,好,好啊!”然后是一阵狂笑。林娜被他的状态吓得不知所措,喏喏地说:“这些水我们还能维持多久,还有没有别的办法。”

刘洪没理她,看着手中的报纸,眼睛越来越红。林娜也忍不住凑过去看,刘洪把报纸递给她,一声不吭地沉着脸。

报纸在醒目的位置上,报道了公林新村祖孙俩的死亡事件:

本市公林新村的刘老汉爷孙俩在租住地死亡七天以后,近日才被合租者发现后报警。据知情者介绍,……对门的同租者闻到一股很浓的异味,又因多日未见这爷孙俩,便向警方报警。经法医鉴定,……老人死亡在先,孙子因缺乏求生能力,被困在屋中活活饿死。……

这张报纸再次触动到林娜心底最痛苦的回忆。但她不明白是什么意思。

刘洪手中拿着短刀,一步一步地逼近林娜,他一字一句地说:“我们两人得有一人先死……等尸体腐烂后,外面的人闻到异味,他们才会报警。就像你当初一样。”

林娜惊骇的连连后退,“你、你、你干什么!”

“这是你自己造成的,都是你的错!”刘洪红着眼,已经举起了刀。林娜惊慌中一下跌倒在地板上,刘洪往前一扑,正好撞在保险箱的边上,手中的刀也脱落了。林娜急忙把刀抢在手中,与此同时,刘洪的双手也紧紧扼在林娜的脖颈上,林娜拼命挣扎,双手乱挥,不料刘洪扼在她脖子上的手渐渐松开了。

林娜翻身坐起,只见刘洪脖子上的血在汩汩流出。林娜慌得的六神无主,双手按在他出血的部位,颤声地泣道,“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刘洪这时反倒冷静下来了,他看着林娜虚弱地说:“我不怪你,你杀了我……你就可以……活下去了。”

林娜慌乱地说:“你不要死,我帮你包扎。”说着就要撕自己的衣服。

刘洪微弱地笑笑,“我必须死,我死了……你才能活下去。听着,我死后大概要一周左右,外面的人才能闻到异味。那个冰柜就是你保存食物的地方。”

林娜诧异地问,“哪有食物?”

刘洪的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,用尽最后一点力气说:“我……我就是你的……食物。”这句话中蕴藏着的意味实在太可怕了,林娜一下子竟呆住了。

刘洪说完,头一歪,不再动了。林娜拼命摇他,“刘洪!刘洪!”然而刘洪已不可能再回答她了。随着林娜的摇晃,刘洪原本紧握的左手松开,滚落了一只手机。

林娜惊愕地发现,那是另外一个手机。那手机的拨号键同样失去作用,林娜神使鬼差地长按住接听键,一会儿房里传来“铃儿响叮当”的乐曲。林娜好像意识到什么,拿出先前那个手机,果然是它在响。林娜一手按下接听键,那个低沉的男声又传来了:“林娜,你接到这个电话,说明我已经死了。这一切的设置都是我安排的。我失去了父亲失去了儿子,我的心早就死了。我不明白这个世界怎么这么冷漠,没有人关心别人的死活,你最后的选择让我万念俱灰,你将受到精神上的折磨。我的死,是我的自我惩罚。你将在孤独和恐惧中等待外面的救援……。这也是我儿子临死前的煎熬。”

林娜痛苦地尖叫,“天哪!天……”(完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8)| 评论(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