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秀秀的博客

平平淡淡才是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转载】残荷  

2012-11-13 17:30:16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本文转载自宝贝文阳《残荷》
【转载】残荷 - 秀秀 - 秀秀的博客

 这是我在西湖曲院风荷拍的残荷,只觉得有一股凄美之感,今看到《宝贝文阳》的散文“残荷”写得太美了。全文转载: 

你,有认真看过残荷么?

一直喜欢对静态物象的凝思。

深秋或者初冬。寒冷的风中,有一片残荷,几乎是枝零飘落,几乎是失去了所有取悦的颜色。

完全是一副惨落的表情。那荷叶凋零的七零八落了,以枯萎的姿势倒在池塘里。那莲蓬也不那么饱满了,怕冷似的,小小的骨朵,却依然的骄傲,依然的桀骜。

没有了夏天的热烈,荷正盛开时,有一种凌驾的气势——是烈的,艳的——一任群芳妒的开着,要多妖娆有多妖娆,要多华丽有多华丽,是掩饰不住灼灼锋芒的。说到底,莲是霸气的,是不顾一切的。

然后,秋来了。

先是形变了。

一个人独钓寒江。

这山河是她的山河。

这岁月亦是她的岁月。

把酒言欢,可以醉,可以不醉——那残荷与枯萎的莲蓬,暗淡的光下,散发出特有的一种暗香,这香,是不可以闻到的而是你感觉到。

不再是盛大的开放模样。

那荷叶小了很多,那莲蓬不再圆鼓鼓了,呈现出一种枯萎的样子。

又一场冷风。

又一场苦雨。

……

已经不是秋了。到了冬。

残荷,呈现出一片残落的鬼魅。历经了这些风霜、打击,她看似寥落了,其实却有了铮铮的骨。那有了骨骼的神情,远比一朵盛开的莲花似乎更有味道。

她盛开时,只是热烈和妩媚,她枯萎时,才真正有了风骨和气象。

残荷,以一种不让人怜悯却让人心生敬意的姿态出现在画家笔下。

如果一个画家只会画盛开的荷,而不能画残荷,那只能是一个心灵还不够丰满的画家。或者说,他的审美还没有到凋零的状态,而人生的时光,还太光耀太丰满。那样的人生,也是寡味的。

就像这朵曾经不忧亦不惧的莲,假如她没有受过冷雨凄风,假如她还是一直粉艳艳的盛开的,纯洁而无知的开着,她只是宫庭画中那无趣而带着稚气的一朵傻荷。

现在,她老了,她枯了。

味道和气象却出来了。

年轻时,只顾着一味的盛开盛开。那饱满的荷花呀,看着是纯洁是壮丽,可是,不会对她有敬畏,她太单纯的纯粹。

老了,生出孤独的美感与凄清的味道。守着一杯清茶,一盏孤灯,几本闲书,……足够了,人生要的太多也是一种缺失,太过完美也了无趣味。

春有百花秋有月,夏有凉风冬有雪,荷有她的娇媚,枯荷也自有她的风韵。冬天,我总是忘不了那一塘残荷,总是在不经意间悄悄地来到她的身旁,走进她的心房。

记得《红楼梦》中的一个细节,游玩大观园时,宝玉见那一池枯荷,便要命人拔去,而黛玉却说:义山之诗,我独爱一句“留得残荷听雨声”,意味深长。大概是因了黛玉的缘故,虽然怜香惜玉,但我更垂帘那一池残荷。

当深秋的妙笔将层林尽染,一幅幅浓墨重彩的油画悬挂于丛山之际,那盛夏时节的满塘荷花却呈现出另一番景象。

荷塘收敛了绰约风姿,那轻盈、炫目、灵动、颤抖……所有的绚丽被岁月的使者——季节掩埋在那一泓绿波之下,留下残荷在寒风中独舞,负载着无语的前世和今生。

清冽的湖水里,站立着的一茎茎荷秆,色泽灰褐,高矮错落,直斜相间,偶尔有小鸟飞来,立于荷秆上,与“蜻蜓立上头”异曲同工。枯黄的叶片,有的缀于荷秆,或舒或卷;有的贴在水面,犹如甜睡;还有的因荷秆斜立而与湖水若即若离,恰似与水中的鱼儿嬉戏;经过岁月洗礼的莲蓬,变得精瘦、结实,仍旧依着在荷秆上直立着的,像精制的铁花;斜刺着的,犹如麦克风;而告别了荷秆,浮在水面上的,恰似一只只嬉游于荷叶间的小鸟,引来一群群小鱼,相互嬉戏……深秋的荷塘,构成了一幅黑白相间、疏密有致、动静结合的水墨画。

已全然没有了盛夏时的热闹和多彩。“接天莲叶无穷碧,映日荷花别样红”的景象只能靠记忆勾勒,“弱柳垂江翠,新莲夹岸红”也只能有待来年;只有“攀荷弄其珠,荡漾不成圆”的童真乐趣与夏日相似,虽没有了夏天的光泽和青翠,然而却自有她的风采。轻风拂过,吹皱一塘秋水,泛起阵阵涟漪,但那立于水中的荷秆,并不随风摇动,而是挺立在那儿,仿佛没有风过一般。

一阵又一阵的秋风里,轻舞漫扬的黄叶落成了堆。一场接一场的秋雨中,曾经荷叶田田的荷塘变成了满目的苍凉。面对着枯荷残枝,落叶萧萧,细雨绵延,寒烟渺渺,脑海里萦萦绕绕的便是那“秋阴不散霜飞晚,留得枯荷听雨声”的诗情画面。而李义山又是怎样的远隔着山高水阔,叠叠城关,让自己的思念千山万水地飞翔,然后化作了这情浓意重的诗行,以至于让后人的后人们止不住地唏嘘喟叹和沉思无限?

 只是,伤感过后,细观残荷,又看出许多的欣慰。那枯焦了的枝叶,或弯或折,或曲或拧,与水相映,总是生出许许多多的几何形状,千姿百态,令人叹为观止。

原来,枯荷虽枯,生命犹存。一池冬水,便是它们最后的舞台。洗去脂粉,褪却华裳,寒风里,枝叶摇曳,任其翩跹,直至枝折叶残,仍不倒下。定格成死亡姿态,任人观赏,又一道曲院冬日的美丽风景。

把自己活成一朵残荷,不为懂得,只为慈悲。

当人生远离了那些浮华喧嚣热烈,远离了人群的热闹、名利、趋炎附势,人生,是往回收的。

收的姿势当然不会如盛开一样夺目。

甚至,无人在意。虽没有了灼灼夺人之姿,却有了硕硕风骨之态。

那稍显残缺的人生便是这冬日雪天的残荷。

翻看张爱玲、陆小曼晚年的照片……像一朵朵残荷,有了隐忍却更为让人心动的风骨,那是光阴赠予她们的味道——历经岁月摧残,饱经了人世的风霜,脸上的光芒,却更加灼灼。清醒自知,坚韧饱满,铮铮傲骨,自在淡然。

不张扬,是做一朵花或者说做为一个人的最好的姿势。

荷,用一生聚集起来的信念穿越着生命的湖水,在守望中演绎着不死的传说。倘若,有一天,夕阳西照,我愿如残荷一般驻留在湖中,化作晚霞中最后一抹美丽的记忆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6)| 评论(1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