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秀秀的博客

平平淡淡才是真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三层阁王家  

2012-12-27 15:42:51|  分类: 往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们住的这幢楼分别住了三户人家,我家和姚家还有一家姓王,住在三层阁。老上海人都知道,三层阁就是在前楼上面的一间斜顶房屋,在屋顶上开一个窗叫“老虎窗”,高的地方有两米多,低的地方人站不直。

居住在三层阁的王家是山东人,爷爷奶奶从山东来借住在三层阁内,后来儿子长大了结婚也在三层阁里,前三层阁给儿子儿媳住,老两口住在后三层阁里,他们还有一个女儿后来外嫁到兰州,这些都是早年间的事情。

我这里写的三层阁王家主要是儿子儿媳辈的。山东奶奶我们叫她“光荣妈妈”,为什么叫“光荣妈妈”我也不清楚。反正她对里弄工作很积极,担任里弄小组长,那完全是义务的。每天晚上迈着个小脚,摇着个铃,挨家挨户地叫唤“火烛小心”。还有星期四里弄义务大扫除,带头拿着个扫把、铅桶催大家参加劳动。后来这份热情流传给她儿媳王家姆妈,王家姆妈热心里弄工作并不是义务的,后来参加了里弄加工组有了一份收入。当时里弄加工组的收入好像是每天8毛钱,虽如此也有许多家庭妇女要挤着去,多少还能补贴点家用吧。

王家姆妈生了4个孩子,老大是女儿叫“凤儿”,老二是儿子叫“老国”,老三也是儿子叫“小民”,最小的儿子叫“大龙”。

王家姆妈特爱干净,大家叫她“卫生大组长”。因为只要她在家里就不停地洗啊、刷啊。那时我们是一幢楼用一个公用水龙头,水费更是几十幢楼的人家按人头平摊的。记得每个月收水费时,是每户人家轮流执行的,自来水公司抄了总水表的数字交给轮值户。比如轮到我家收水费,首先我要挨家挨户地去统计人数,因为人口有进有出,这个月你家来亲戚住了半个月,就要算半个“人头”,各户自报人数后,再计算每个“人头”分摊多少水费,然后再一家一户地上门去收费,有时碰到双职工家庭父母不在家,你还得晚上再去一次,收齐汇总后再交给银行。做好账册明细记录后,连同余额一起转交下一户轮值户。这样的公用水龙头常常水流很小,龙头前始终都有人在等候。特别是早上起床后,你要刷牙她要洗脸,还有刷马桶倒痰盂的,水龙头边始终是人声鼎沸的,但大家一般都能谦让。后来为了改善用水矛盾,姚家和王家就在晒台上接了两个水龙头。

说得离题了,再说王家姆妈爱清洁的事吧。

王家住在我们楼上,王家姆妈没事就要拖地板,她不光用拖把拖地板,还用刷子使劲刷地板。这下可糟了,她把地板缝里的污垢都刷没了,地板漏水了!只要她家一拖地板,我家就漏水,糊的墙纸这里一片发黄,那里已经渗水,最可悲的是水有时就滴在床上。我们再三打招呼,他们再三道歉,但是漏水依旧发生,我爸爸只能自己动手帮他家的每条地板缝都钉上封条,但渗水现象还时常有。

王家大女儿凤儿是74届的,按当时政策老大务农分配到崇明农场;老二分配到建工局当了一名电焊工;老三最调皮,不好好学习,平时和一帮混混混迹街头,但是怕父母,尽管在外面神抖抖的,一到家还是乖乖地听父母训斥。

王家姆妈教育孩子还是信奉“棍棒底下出孝子”的,她家三个儿子,老二挨打最多,因为老二耿直,挨了打不叫唤硬挺;老三活络,板子刚打上去就呼天唤地地叫唤求饶,其实没挨几下;老四还小最受父母疼爱,看到父母打哥哥,已在一边吓得哭了。小时候,大家叫他“哭作包”,但他大了可了不起哦,是我们这幢楼第二个大学生(第一个是我大姐,文革前的,他是文革后的)。

我们的邻居,大家在一起时,难免磕磕碰碰争争吵吵,但拆迁了以后再也没有碰面过,那些点点滴滴的小事不正流露出邻里之间的相濡以沫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2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